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
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认真地谈谈“安全词”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字母圈认真地谈谈“安全词”

认真系列的第二篇。

本文中涉及到的基础名词如下,萌新可先阅读对应科普

BDSM:《认真地谈谈BDSM》

上位方(TOP)/下位方(Bottom):《主人:“我命令你虐我,现在立刻马上!”》

Drop:《“调完倒头就睡”型S/Dom拯救计划——Aftercare》

你了解安全词,吗?

提到BDSM中的安全词,对BDSM梢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它是用来保护受虐方的,概念上讲安全词是指一系列代码或者其他信号,用来传达身体或者情绪的状态,通常在M/sub觉得自己接近极限时使用,从而终止BDSM活动。[1]

大家都知道安全词的重要性,因为上位方常常会忽视甚至误解下位方的信号,所以安全词是保护下位方不因上位方意志玩过火的最后一根稻草。

字母圈认真地谈谈“安全词”

打个比方,韩梅梅过年回家时她妈做了一桌好菜,如果她简单说“我吃饱了”来试图逃离餐桌的话,大概率会让她妈造成误解,觉得她根本没吃饱,只是想减肥不好好吃饭。

这有可能导致她妈妈的逆反心理,直接发飙把饭灌进韩梅梅嘴里,并警告她“龟女儿休跑!减肥你也得吃!这都是妈妈的爱!”然后真的把韩梅梅给撑坏了。

字母圈认真地谈谈“安全词”

这时如果韩梅梅和她妈约定过一个安全词的话,她就可以大声喊出来,表示自己是真的吃撑了,请你先停止爱我。由此可以安全词对于一个权力体系中处于下位的人来讲是有多么重要。

字母圈认真地谈谈“安全词”

但安全词真的这么简单吗?相比于上面沙雕的举例,这篇文章想从更透彻的角度来聊安全词这件事,探讨安全词的本质、用法和困境

安全词的本质

我们从一个故事入手探寻。

这是美国色情文学家辛克莱·史密斯(Sinclair Sexsmith)在个人网站上分享的自我经历。他说自己曾在纽约酒吧里遇到过一个情投意合的女孩,名叫萨拉(Sarah)。

他们相约去了酒店,整个晚上都在摩擦出火花。萨拉(Sarah)想要史密斯亲吻她的脖子,希望他表现的粗野一点,但史密斯则停下来说,根据自己以往的经验,粗暴的性行为前,“首先要确认的第一件事,你的安全词是什么?”

萨拉(Sarah)有点疑惑,然后盘腿而坐,问史密斯,“如果我说停止,你会停止吗?”

史密斯说,“我会。”

萨拉又问,“如果我说慢一点,你会更温柔吗?”

史密斯说,“当然,绝对的。”

“那么我不需要一个安全词,因为我说停止,你就不会继续;我们不会在一个no means yes 的状态下玩游戏,我的意思是我喜欢粗犷的性,但我们不存在任何对‘no’这个词理解上的偏差,你明白吗?” 萨拉郑重地告诉史密斯。

 

从上面的案例里可以发现不用安全词的情况,当正常say no可以正确被理解成“停止”时,其实是不需要安全词的,也就是说,安全词的本质并不旨在解决BDSM的安全极限问题,而是想去统一亲密关系中对“no”的理解问题。

“自愿不同意”现象

那么什么时候“no”会不被理解为拒绝呢?这就要涉及到一个心理学的概念,叫“自愿不同意(consensual nonconsent)”。

之前有讲过这个概念,它的定义是“一个人假装对一个人实施某种行为,而另一个人假装不喜欢它。”

 

字母圈认真地谈谈“安全词”

很绕对吧,又同意又不同意的,但人类就是这么奇妙的动物呀,最典型的“自愿不同意”就是“强奸幻想”,根据杜蕾斯发布的《全球性福调查报告》,从样本估算约有50%的成年人在一生中都至少出现过一次“强奸幻想”。

什么是“强奸幻想”呢?比如48号和47号是老夫老妻了,生活逐渐索然无味,48号对47号说,咱们玩点有情趣的吧,下次啪啪啪的时候你可以粗鲁一点,直接强上,不管我怎么反抗和拒绝都不要停,我还挺想试试这种被“强暴”的快乐的。

47号说,哦?原来你还有这个爱好!那行,我们就说定了啊,下次你喊破喉咙我也不会停的!

 

大家看,这个典型的“强奸幻想”就符合了“自愿不同意”的概念,47号假装对48号实施“强暴”,而48号假装自己不喜欢它,其实双方都是在演,为了增添情趣而已。

这其中就出现了“no”不再被理解为“拒绝”的情况。

47号粗暴地把48号丢到床上,冷笑着说,“今天晚上你就任我摆布吧!”48号哭得梨花带雨,说,“不要!雅蠛蝶!”

但48号极有可能嘴上说着不要,心中正在暗爽呢。

字母圈认真地谈谈“安全词”

但这时候就出现了一个BUG,如果过程中48号的身体和心理状态真的出现了问题,他该怎么去表达真正的“拒绝”呢?如果按之前的约定,他的任何拒绝行为都会被47号理解成“自愿不同意”,47号都不会停手,这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

这个时候“安全词”才应运而生,意味着我喊了那个词,你就真的要停。安全词是“自愿不同意”这种心态最后的保险锁。

所以安全词并非是人们所说的BDSM调教中的特有产物,而是作为亲密关系中“自愿不同意”现象的一个补丁出现的,事实上任何亲密关系中都可以也应该设置“安全词”。

安全词的用法

安全词的用法不仅仅是局限于调教中,当你觉得身体快要到达极限时才可以用,我们回归到它的原初意义会发现,只要当你想打破那个隐性“自愿不同意”的状态,想明确地伸张自己的“否定和拒绝”时都可以去用。

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是我自己的故事,大学时候我玩绳子的partner是王铁柱,有一次我们去参加一个活动,我想去绑活动上的另一个妹子,王铁柱说可以,但绑着绑着,当我试图对那个女生倾注一些情感,比如实施拥抱之类的动作的时候,王铁柱跑到我身边喊了自己的安全词。

当时我们既不在TJ中,她的身体也没有被束缚,但她依然选择喊安全词,是因为我的行为让她的心理容忍度到了极限。

 

王铁柱的这个用法虽然让我当时有些尴尬,但我愿意称之为教科书级别的“安全词使用范例”。目前大家提安全词通常只关注它对于生理极限的保护,但也不妨注意下对自己心理层面的防护作用。

第二个故事来自于J.Violetta,一个喜欢皮革的Dom,他自己第一天加入当地的皮革社群时,有个社群老人对他说不光sub需要安全词,dom其实也要准备一个安全词。他当时极度不能理解,觉得那个下位方因为常常表达受限制,才会需要安全词应对特殊情况,发号施令的dom怎么会需要呢?但出于遵守通行规则,他还是定了自己的安全词“靛蓝”。

 

然后有一天,他在TJ完之后突然陷入了深深的Drop情绪之中(类似于啪啪啪之后偶发的突然情绪低落),那时他的sub还在身旁,于是他告诉她自己想独自安静几天,希望她能回家几天。她的sub把这种行为理解成了惩罚,觉得是自己在TJ的时候犯了错,有什么没做好,于是哭着恳求他指出她的错误。

这样的极端情绪更加重了Violetta的Drop症状,出于无奈,他第一次喊了自己的安全词——靛蓝,然后双方以跳出关系的姿态来纠正这种误解。

 

说实话,也是前段时间因为看到这个案例我才第一次意识到S/Dom一方也是需要安全词的,我回想之前自己遇到类似的情况,总是抱着“S是最高权力方,那就有职责吸收掉关系中的所有负向能量——‘一个S说安全词告诉m自己不行了,也太弱了吧?’”这样极端的想法的。

字母圈认真地谈谈“安全词”

但其实S/Dom也是人,ta们也有义务保护自己的心理底线和安全,一味地承压对整体关系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还有可能突然爆发,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让关系变得更好不是吗?

使用安全词的时候,ta会难过吗

在使用安全词的时候,我发现许多人都会有一个疑问,尤其是M/Sub,常常会想“我使用安全词的时候,我的Dom/S会难过吗?”

产生这样的想法很好理解,m们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和S实践一次,中途自己说安全词终止了,会很扫S的兴,于是不管怎么痛苦都忍着不说。

字母圈认真地谈谈“安全词”

但说掏心窝的话,S会更喜欢知道说安全词的M。逻辑是这样的,如果S意识到M不想说安全词,相当于M把对自己身体的责任全部推倒了S身上,S会实践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因为他知道你不会说,所以只能自己观察对方的状态,还观察地不一定对,这是一件压力很大也很难受的事。

相反的,如果S知道M是对自己负责任的状态,那ta会更投入、更乐于探索,因为一旦触及极限,ta知道partner会提醒ta,不用ta特别担心。这也正是partner区别于M的奥义——互相分担责任,而不是简单推给其中一方。

以及安全词说出口并不是羞耻的事,它只是要停止当前的所有行为,而不是停止今后的所有行为,说了安全词不等于TJ永远结束,你们可以调整状态之后再来过。

安全词的选择

那么我们如何选择安全词呢?具体的介绍之前写过,可以参照这篇文《最懵逼时刻,“我才不需要安全词。”》,总体的原则就是:

1:不要选“不要、拒绝、滚”这类词,因为和“自愿不同意”的表述太像,会让对方搞不清你是真的不要还是假的不要。尽量选平时一般情况下用不到的词。

2:不要选特别拗口冗长难记的词,比如“八百标兵奔北坡”,“3.1415926……”等等,防止想说的时候一时脑袋短路记不起来。尽量选第一时间能想起来的词。

字母圈认真地谈谈“安全词”

3:推荐“CNC”信号灯系统安全词:红色代表需要立刻停止,黄色代表已经接近极限,绿色代表一切正常,除了被动方说,主动方也可以随时询问,你现在是什么颜色的?

字母圈认真地谈谈“安全词”

另外一些不能清楚讲话的情况,比如嘴被堵住,戴着口球等,也需要一个“非语言信号”来表征安全词。可以是某个手势,但这样也考验S/DOM的注意力,ta必须时刻注意你的手有没有发出安全词信号,也是挺反人类的。

这里推荐让M/SUB手里握一个东西,如果需要喊安全词的时候,就松手让它掉落,这样partner就能明确接收到你的信号了。

安全词的误解

最后,想讲一讲“自愿不同意”“你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区别,这也是安全词系统常常面临的误解。

我们之前在讲“性同意”的文章里曾经讲到目前欧美法系普遍认可“yes means yes,else means no.”来作为性许可的依据。

也就是只有我的明确同意才是真正的许可,其他的一律都被认定为拒绝,包括对你默不作声、和你一起约会、甚至对你有生理反应都不是真正的性许可。

那么性行为中的“自愿不同意”是否在违反这个规则?一些平权人士认为,你明明想要,又要说不要,还要让别人把你的不要理解成想要,这不是在犯j吗?被侵犯了也活该。

又或者换个角度,面对设有安全词的partner,我们是否可以产生一种邪恶的想法,认为ta一定程度上是不需要性同意的,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反正ta有安全词,触犯到ta底线ta会说的?是这样吗?

安全词系统是否在摧毁好不容易达成的“性许可”共识?

看起来很唬人对吧,我们先来看看“自愿不同意”和“你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本质区别。

“自愿不同意”是有前提条件的,是在双方商量、知情且同意的前提下才发生的,是A允许B把ta的“不要”理解为“要”,B才可以这么去做,B是不能自说自话就去这么理解的;如果B上来就下意识地认为A的“不要”肯定代表ta想要,那就进入了“你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误区。

我们常常能听到“女人说的话都是反的”或者“女人都爱嘴上说不要,心里喜欢着呢”类似的论调,就是走入了上述的逻辑怪圈。

这甚至不是安全词的问题,而是基本的尊重问题。说的拗口一点,即使你的partner真的说话全是反着说的,你也得先征求ta的同意之后才能去反着理解,否则没有沟通做基础,安全词就形同虚设,并不能保证任何人的安全。

今天跟大家认真探讨了一下安全词的方方面面,包括其本质用法、怎么设置以及我自己的一些思考,希望大家在任何亲密关系中都能注意自己的安全,尤其是心理层面的安全,请大家一定用好安全词,调教的不爽可以商榷,技术的问题可以改进,但安全出了问题是绝无可能去重来的。

一个人如果刻意去逃避自己该承担的责任,最后会发现自己只是抄了个近路去面对更严重的后果。

– 完 –

参考文献:

[1] “Beyond Safe Words: When Saying’No’ in BDSM Isn’t Enough”. Broadly. Retrieved 22 April 2016.

[2]Tsaros A. Consensual Non-Consent:Comparing E. L. James’ 50 Shades of Grey and Pauline Réage’s Story of O[J].Sexualities, 2013, 16(8):864-879.

[3] INTRO TO CONSENSUAL NON-CONSENT. http://sexwithemily.com/consensual-non-consent/

[4] The Trouble With Safewords. https://leatherati.com/the-trouble-with-safewords-8ade4ed3da90

赞(14)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认真地谈谈“安全词”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