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
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

重庆字母圈群听!女M的声音。

点击 ➡️ 加入思萌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思萌字母圈  

不久前,我的一个女性朋友向我 “出柜”–她是一个女S,她不知道我的角色。

她不确定我的角色,但知道我是一个同好。然后我们谈到了我们对字母圈的看法。

重庆字母圈群听!女M的声音。

重庆字母圈四川字母圈

她说:
所以女生做S比做M好,做女M太难了,我觉得很容易被欺负。(这一点,也是任意的自我选择?)
很多男S就是太不可靠了(点头如捣蒜)
我认为女性在男S女M的关系中是如此悲惨。
对女M来说真的很难(我同意,大家都很难)。
男S女M的关系,不就是女M伺候男S,给男S免费**吗?(也不能这么说吧)

……

我以为她是担心我遇不到好dom,但听了她的话,多多少少感到一丝无奈。

的确,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渣男是常态,这并不稀奇(其他圈子也一样)。然而,为什么如此轻率地否决女M呢?女M也有自己的想法啊,为什么在很多人眼里女M那么模糊,一笔带过?

同时,一位女S博主在微博上@二度生息 讲述了她目睹女M被现场tj的不适感。
(据推测,她当时住在圈内朋友家,听到朋友和M的打闹声感到不舒服,就冲出来阻止)

我不清楚现场到底怎么样,当事人是自愿还是被自愿,毕竟我不在现场。
(但我认为博主是真诚地说出了自己的冲动行为和内心的疑虑)。博主以振聋发聩的质问结束了这篇文章。

玩主nu游戏真的没有错,我只是希望所有处于M的位置的朋友都能清楚地思考这个问题。
“如果你有选择,如果有机会不经受那些伤害,如果你还能站在一切的起点上–你会选择被虐待还是被爱?

这是个反问句。博主已经准备了她自己的答案。

如果一个女孩想被爱,那是她自愿的选择;如果她想被虐待,那么她一定是被胁迫勒索或童年阴影。

女M=软弱、无能、脑残、内心缺乏爱?

为什么你把选择 “被虐 “的女孩说得好像是被迫的?

这只是重复了对字母圈的成见。

对女M的刻板印象不仅存在于圈外,也存在于圈内。女M经常被描绘成具体的、旨在取悦(某种类型的)男性的欲望对象,而她们自己的声音和需求却被淹没在大潮中。

许多主观的结论总是绕过她们而得出。

作为一个女M,在别人审视的目光中,我承受了许多难以言喻的冷漠和痛苦。

例如,我喜欢被kb的感觉,kb至少占了我M倾向的80%。

这也是我与自己身体和解的方式。平日里,我无视身体的需求,尽管去用理性来钳制我的四肢和五官,但在绳艺中,我感受到每块肌肉在重量下的拉扯感,感受到某些敏感部位被轻轻抚摸的微妙感觉,我可以哭,可以笑。

我开始跟不同的绳师约绳。尽管前期进行了大量的咨询和沟通,但我还是遇到了 “审美鄙视”。

有一次,我和一位经验丰富的绳师进行了一次约绳。在他忽快忽慢、有节奏的捆绑之间,我陷入了陶醉,不自觉地发出了很轻的叫声。

事后,他直截了当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他没有说:”我们可以再试试。我们可以试着达到XX的效果”。而是化身明学style高级导师,严肃地指着我说。

我认为,你应该体验更纯粹的绳子,放下欲望。

他接着讲了他的绳缚哲学,比如 “绳缚是一种XX状态”,”被捆绑的一方应该XX”。我不想再听他的说辞了。我试图打断他,解释我的行为,但发现他并不想听我说。

我想起了之前与我打交道的那些绳师们,在谈判前的时候喋喋不休地谈论他们的理论。

“被捆绑的一方应该是软弱的,与被虐形成完美的反差”
“被捆绑的一方应该表现出,尽管受到虐待,他们仍然不屈不挠的感觉。”
“被捆绑者应该学会控制自己的表情,否则就不好看了。”ps:我不是在演戏,我只是想让自己沉浸在捆绑的过程中

为什么绳手要单方面评判被捆绑者的表现?你能先听听我的声音吗?你关心我的真实感受吗?

对我来说,这只是一种特殊的爱好,但被单方面规训,这和教女孩如何叫床和假装高潮没有区别!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并不否认审美上的差异,而是说,绳缚的表现应该是双方协商的目标,而不是单方面的价值判断。否则被缚者与绳手手中把玩的道具有何区别呢?

我还目睹了一个奇怪的绳缚。一个小型的私人聚会,在谈话中,一个绳手随即拿起绳子,随性地和另一位女生玩起了绳子。大功告成,想拍照。女孩昂首挺胸地盯着镜头,摄影师喋喋不休地说:”这眼睛,不够M”,然后跑过去按住女孩的头。”这样就好多了。”这才喜滋滋地拍照。

我不认为女孩一定要抬头或低头才是M,也不认为摆出某个姿势就是M。

有些人还告诉我,”你太有主见了,你不应该是M”,”你不够M”,”你是用S的心态做M”。

即使在圈子里,很多人仍然觉得 “M “应该有特定的形象和表现。但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即使我真的是以S的心态做M,这又有什么错呢?

我是一个有很多欲望的人。我喜欢自我表达,我有强烈的界限感,我不能掩饰自己的不适,我不能牺牲自己来服从别人。

这就是我,我不能改变,我不能成为其他任何人。就像我永远无法学会在kb过程中保持安静和沉默,扮演最优雅和美丽的角色,被他人注视。

这是我的声音,我相信每个女性M,也会有自己的声音。

那次事件后,我几乎对自己完全失去了信心,甚至把稿子拖了半年之久。

后来,我在微博上看到了绳索艺术家 “Ro-nin-Ronin “的作品。被捆绑的人表现出一种 “充满能量,充满性情 “的气质。

虽然他们被蒙着眼睛,但通过他们身体的伸展和微微张开的嘴,他们的欲望是显而易见的。我开始想,M的形象可以如此丰富和立体。

19年12月,我去看了摄影师沈平深 “不能说的 “的展览,那是一个以字母圈为主题的摄影展。展览展示了大量的M/Sub的图片。

用乳胶头套包裹着他们的头部,但仍然平静而放松地坐着,像猫一样伸着懒腰,非常满足于此刻。有些人穿着胶衣/皮革,受虐时挑衅地看着镜头。

从审美角度看,被虐待的场景和人物的强烈个性之间的对比创造了视觉冲击。

从SM的角度解释,这是对M面的一种隐喻性赞美:

主动受虐,那必然是一种非常强大的行为,它不仅是由一时的欲望所驱使,也是一种理性的思考和真实热爱的生活方式。

事后,平深先生告诉我。

你必须先知道你是谁,有自我意识,然后才能知道你想成为什么。

在平深先生和其他同好的启发下,我学会了重拾自信,并开始思考我最初对SM的热爱:

我积极寻找受虐的机会。在那一刻,我是最有力量的人。我愿意全心全意地把自己交付给另一个人。另一个人是我带着判断力和充分的自信心选择的。

他可以很优越,很强壮,很跋扈,但这一切都源于我对权力的交付。

这不是一场小心翼翼的谈判,不是被逼到边界的讨价还价、违抗、乞求,而是我欲望的积极表达。

想要痛苦,想要快乐,想要情欲,内心的变态,这都是我,我。

很久以前,我在一篇文章中写过束缚的感觉,现在看来,这就是字母圈能带给我的东西。

但绳子的另一端似乎有一个声音在说,飞吧。飞吧,如果你相信你能飞,你就会飞。…… 当世界颠倒过来,我看到许多奇怪的造型,无法辨认,试图看到这许多面孔,世界又起飞了。我仿佛躲在一个万花筒里,在一个瞬息万变的天堂里,我是一个核心体。我就是变化本身。

我是变化本身。我就是欲望本身。

即使遭遇了那么多糟心事,哭过痛过受过伤,但我还是可以don’t give a shit,当一个牛逼哄哄的抖M的吧!

– 结束 –

赞(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萌 » 重庆字母圈群听!女M的声音。

点击 ➡️ 加入思萌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思萌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思萌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