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
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

活了一百万次的PI

点击 ➡️ 加入思萌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思萌字母圈  

我大学时的第一个同校圈内好友,PI,她的QQ签名是“就活一小会儿”。刚认识PI那会,我问她,“你爸妈看到你这个签名不会觉得你要自杀吗?我要这么写我妈肯定冲到北京来。”

活了一百万次的PI

辽宁字母圈交友吉林字母圈交友

她朝我翻了个白眼,“我爸妈不玩QQ。我的第一个S告诉我,和我玩的时候才感觉活着,我就是他活着的意义。我当时信了他的鬼话,现在就也懒得改了。”

她说第一个主人的意思就是她已经有过不止一个主人了,的确,在我还是个菜鸟的时候,PI就已经在圈内小有名气,玩得分花拂柳,花团锦簇了。

有一次她喊我出去喝酒,见面第一句话就是,“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我不由地下体一紧,仔细地回想了近三个月以来和她有关的所有事情,除了偶尔在奇奇怪怪的梦里yy她之外,最对不起她的事应该就是用她的手机号去外卖平台领了一张“首单-30”的优惠券。

我瞪大了眼睛问她,“你全都知道了?”

她冷笑一声,“对,都知道了,原来我的S早就结婚了,他一直瞒着我。我被他骗到现在。”

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又落了回去,长舒一口气,赶紧附和她,“真过分,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她点点头,喝了一大口酒,“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我也端起酒杯,陪她喝了一大口,“男人都不是好东……额……那我呢?”

她看了看我,非常郑重地和我说,“你也不是好东西,但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短时间内接连受到“不是东西”以及“好人卡”的打击,这让我感到消沉,于是不由自主地和她交杯换盏、金樽对月了起来。

喝到月挂树梢,我问她,你难过吗?想哭吗?我可以借个肩膀给你。

她把没喝完的酒装进书包里,又把书包挂在我的肩膀上,“不难过,不想哭,谢谢你的肩膀。撤,回学校上会晚自习去。”

2.

果不其然,没过两天,她又有了新的S,在这个性别失衡的市场里,只有女生是永恒的抢手品。有次在食堂里吃饭刚巧碰到她,见她一手拿着筷子,另一只手下还摊着一个笔记本在记笔记。

我惊呆了,跑过去问她,“你这是准备拿国家奖学金?还是考清华的研究生?昨有古人废寝忘食,今有PI边学边食,牛逼呀!”

她露出标志性的白眼,“神经病,这是我的S给我布置的任务,每天干了什么、吃了什么都得记录下来,然后给他汇报,让他检查。”

“为什么呢?”我问她。

“因为他说想把我塑造成一个更好的人,生活规律,早睡早起,按时吃饭,好好学习,志向远大……”PI歪着头,像在背诵一段课文。

“那这个过程中你开心嘛?”

“没什么感觉,但是他让我做,那我就做吧。”她边说边低下头,继续写了起来。

过了两天又在西门水果摊遇到她,顺道取笑之,“咋不记笔记了?吃了什么水果不用汇报吗?”

她咬了一口刚买的苹果,“不记了,分手了,真的受不了他,连来姨妈用了几块卫生巾都得和他汇报,自己解决完生理需求还得写分析报告,神经病啊!他妈的搞得我现在性欲都没了,脑子里就只有那个人在念经。”

“那这次也不难过?”

“难过个P,有难过的时间我都换两个S了。”她看起来不怎么开心,付完钱拎着水果就走了。

活了一百万次的PI

3.

到了大二的时候,她换了校区,见面的机会骤减,那个时间段我也有了王铁柱,所以只是偶尔在QQ上聊天。有次心血来潮问起她的近况,她和我说,“最近当起女S了,换个身份玩玩。”

“我早就觉得你有做S的潜质了。尤其是你每次对人翻白眼的时候。”我告诉她。

她发来一个翻白眼的表情,“终于体会到你们当S的累了,不过也还好,有人帮我清空购物车了。”

PI和我说,最近有个老男人在撩她,特有钱,但她有点害怕,不敢一个人去见面,问我能不能陪她去,出了事就冲进去救她。

作为S阵营的战线伙伴,知心多年的男性闺蜜,我的脸上露出了革命战友式的坚定从容,我拍着胸脯告诉她,放心吧,你负责坑蒙拐骗,我给你保驾护航。

为此我甚至特意拉来了战斗力比我强悍10倍,学过拳击练过散打,打个响指半数S就灰飞烟灭的我的M——王·灭霸·铁柱。

我们拉了一个三人小群,我告诉PI,“风雨无阻,砥砺前行,放心明天我们一定赶到。”PI听之十分感动,分享了酒店位置信息。我百度了一下,看到一条蓝线贯穿南北,赶紧切回微信把上一条消息撤回了。

“那个,来回打车费能给我们报销不?”

第二天到了酒店附近,见到PI,高跟鞋小短裙大波浪,和我脑子里那个齐刘海青春痘的PI完全对不上了,我问她,“哇你这也太专业了,估计挺合老男人胃口,这一身多少钱?”

王铁柱拧了我一下,“别问,确认过眼神,你是买不起的人。”

PI给我科普了一下她的购物哲学:购物是投资,买单是回报,购物让自己更有价值,从而为自己带来更多买单者。

多年后的P2P爆雷狂潮,我时常想起PI的此番购物哲学,并觉得她生错了时代,要是她来做P2P,也许能搞成世界经济危机。

她临上电梯之前,我问她,那你做S做的开心吗?她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径直走进电梯去了。

过了半个小时,没收到PI的求救信号,我和王铁柱就按照约定离开了。离开时我总回想起她的疑惑的眼神,我觉得她其实并没有想明白,她只是在用别人的疼痛麻痹自己的冷漠。

就在那次之后不久,PI说要请我吃饭,感谢我上次去帮她。在饭桌上她带来了一个小姑娘,说是自己的M,小姑娘一听这话,害羞到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真实上演了“我应该在桌底,不应该在桌里”的悲伤画面。

PI喝了两听啤酒,有些醉了,她说:

“去他妈的有钱人,表面衣冠楚楚,全都装着一肚子坏水。处处给你下套、设防,说的话十句有九句都不能相信,一点基本的信任都不能建立。”

“想我18岁的时候,没有安全感,第一个S告诉我他能给我安全感,然后就搂着我睡觉,结果打呼磨牙吵得我整晚睡不着,不光没安全感,还失眠了;第二个S说带我出国去玩,骗我出国需要体检,带我去医院其实只是想看我有没有病;等我做了S,我以为主动权在自己手里就会有安全感,结果越来越空虚,越来越冷漠。”

“我觉着自己已经玩不动了,现在突然想好好谈个恋爱。”

她迷迷糊糊地拉过旁边妹子的手,说,“XX,其实我喜欢你。不是好闺蜜的那种喜欢,是很喜欢的那种喜欢。”

我看了妹子一眼,她整个脸刷一下就红了,低着头,一个劲地夹菜吃,我觉得PI这番表白虽然突然,但非常像条汉子,想再敬她一杯酒,发现她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4.

大三的时候,我们学校管庄校区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个学生的父母跑到学校来,一口咬定是学校的放纵和不作为让自己的女儿成了同性恋,强硬地要求学校给他们赔偿并安排女儿转校,学校不肯,父母便拉起横幅堵着教学楼“维权”。结果女儿一夜成名,一气之下爬上了宿舍楼顶,威胁父母要跳楼,被学校和父母劝下来后,当事的另一个女学生又出现,和女孩的家长大打出手,学校办公室里场面混乱不堪,一片狼藉,只好报警,最后为了防止事情闹大,学校选择息事宁人,但因影响恶劣,两个当事人也最终退学。

知道这个消息的那天我刚好怎么也联系不上PI,这让我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等我在学校论坛里看到有人拍到当事女孩当时站在楼顶的画面,心里一下凉了大半截,画面里正是那天和PI一起吃饭的女孩子。

我叫上王铁柱一起打电话给PI,到了晚上九点多,终于打通了,电话的那一头泣不成声,那是我认识她以来,第一次见到她哭得连一个完整的字都说不出来。之前被S甩掉,被人骗,被m骂,从来都没见她哭过一次,甚至连安慰都不需要。

PI在学校的最后一天,把行李寄回家的时候和我说,“以后有缘再见,我先去陪妹子重读个高三。我们已经说好了,要考同一个大学,读同一个专业,住同一个宿舍,再也不会分开。”

我问她,这次你难过吗?她说,“来不及不难过,我明天还要赶很远的路。”

活了一百万次的PI

 

5.

后来她们真的考上了同一个学校,在QQ上表示佩服的五体投地之后,我也面临毕业季,渐渐就没了联系。

前一段时间我微信号被封,所有的人都丢失了,不得不从QQ里去一个个通知亲友新换的微信,整理通讯录的突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签名,“就活一小会儿”。

一下子思绪万千,重新加回了她,问她还记不记得我。她说当然记得,你现在成大名人了。

“当初跟你混的嘛,考不考虑重出江湖?”我边开玩笑,边翻开她的qq空间。舒了口气,她仍然和那个女孩在一起,并且甜到让人吃醋。

“算了算了,别取笑我了。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我在圈子里就像个幽灵,天天漫无目的地游荡,今天做他的s,明天又做他的m,出名是挺出名的,以为自己活的很好,其实越来越冷漠,和死了没区别;反而当我愿意为她去付出一切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复活了。”

我把她的空间不断往前翻,好像她的这些年在我面前倒放,飞机起飞,出国读研;学士帽落到头上,本科毕业;树叶从地面飞上树枝,两个人穿着情侣装去食堂吃饭;录取通知书塞回信封,两人牵手一起逃向明天。再往前就没有了,她删掉了之前的一切,留下来的第一条内容是一本漫画书,名字叫《活了100万次的猫》:

有一只活了一百万次的猫,它死过一百万次,也活过一百万次。它是一只有老虎斑纹,很气派的猫。有一百万个人疼爱过这只猫,也有一百万个人在这只猫死的时候,为它哭泣,但是,这只猫却从未掉过一滴眼泪。

有一次,它是国王养的猫,它很讨厌国王。国王很会打仗,一年到头都在打仗,他把猫放进一个特制的篮子里,带着它一起上战场。有一天,猫被飞来的乱箭射死了,国王在激烈的战场中,抱着猫痛哭。国王无心打仗了,他回到城堡,把猫埋在城堡的花园中。

有一次,猫是水手养的猫。它很讨厌大海。水手带着猫,游遍世界的大海和港口。有一天猫从船上掉到水里,猫不会游泳,水手赶紧用网子把它捞起来,可是,猫已经成了“落汤猫”淹死了。水手把像条湿布的猫抱在怀里,放声大哭。后来,他把猫埋在遥远港都的公园里。

有一次,猫是马戏团魔术师养的猫,它很讨厌马戏团。魔术师每天都把猫放进箱子里,然后拿锯子把箱子锯成两半。当他把毫发无伤的猫从箱子里取出来的时候,观众都高兴得拍手叫好。有一天,魔术师一不小心,真的把猫切成了两半。魔术师的两只手各拎着半只的猫,放声大哭。没有人拍手叫好了。魔术师把猫埋在马戏团小屋的后面。

有一次,猫是小偷养的猫,它很讨厌小偷。小偷总是带着猫在黑暗的街道上,像猫一样轻手轻脚的走路,小偷只到养狗的人家去偷东西,趁着狗对猫汪汪叫的时候去撬开金库。有一天,猫被狗咬死了,小偷把猫和偷来得钻石,统统抱在怀里,在黑暗的街道上一边走一边放声大哭,回到家以后,他把猫埋在小小的院子里。

有一次,猫是孤独老婆婆养的猫,它最讨厌老婆婆了。老婆婆整天抱着猫,坐在小小的窗边往外看,猫整天躺在老婆婆的腿上,不是睡觉,就是打盹,终于,猫年纪大了,死了。皱巴巴的老婆婆把皱巴巴的老猫抱在怀里,哭了一整天,老婆婆把猫埋在院子里的一棵老树下。

有一次,猫是小女孩养的猫,它最讨厌小女孩了,小女孩不是背着猫,就是紧紧地抱着猫睡觉,哭的时候,就在猫背上擦眼泪。有一天,小女孩背着猫,不小心,背带缠住了猫的脖子,把猫勒死了,小女孩抱着软绵绵的猫,哭了一整天,最后,她把猫埋在庭院里的一棵树下。但是,猫对死一点也不在乎。

有一次,猫不是任何人养的猫了,它是一只野猫,猫第一次成了自己的主人,猫最喜欢自己了。本来它就是一只有漂亮虎斑的猫,现在当然更成了一只非常气派的野猫。

所有的猫小姐,都想嫁给这只猫,有的送大鱼,有的送上等鼠肉,有的给它珍贵的礼物,有的为它舔毛,猫只是说:“我可是死过一百万次的喔!谁也比不上我。”猫最喜欢的还是自己。只有一只美丽的白猫,看都不看这只猫一眼,猫走到白猫身边,说:“我,可是死过一百万次的喔!”白猫只是“是吗?”的应了一声,猫有点生气,因为,它是那么的喜欢自己,第二天,第三天,猫都走到白猫那说:“你连一次都还没活完,对不对?”白猫也还是“是吗?”的应了一声。

有一次,猫走到白猫面前,骨碌骨碌地在空中连翻了三个跟头,说:“我曾经是马戏团的猫喔!”白猫仍然只是“是吗?”的应了一声,“我可是活了一百万次……”猫说到一半,改口问白猫:“我可以待在你身边吗?”白猫说:“好吧。”猫从此就一直待在白猫的身边了。

白猫生下了许多可爱的小猫,猫再也不说:“我可是活过一百万次……”的话了。猫喜欢白猫和小猫们,已经胜过喜欢自己了。终于,小猫们长大了,一只只的离开了它们,“这些孩子们也都变成非常气派的野猫了!”猫很满足的说。“是啊!”白猫从喉咙里发出轻柔的咕噜声,白猫越来越像老太婆了,而猫也变得更加温柔了,它也从喉咙里发出轻柔的咕噜声,它希望能和白猫永远永远的生活在一起。

有一天,白猫躺在猫的身边,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了,猫第一次哭了,从早上哭到晚上,又从晚上哭到早上,整整哭了一百万次,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了,有一天中午,猫停止哭泣了,它躺在白猫的身边,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了。 猫再也没有活过来了。 也不需要再活过来了。

赞(1)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萌 » 活了一百万次的PI

点击 ➡️ 加入思萌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思萌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思萌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