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
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点击 ➡️ 加入思萌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思萌字母圈  

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

上周的推送《不会当“ATMnu”的S已经没有活路》中,我们讲述了一个少年找partner受挫的故事,指出了“字母圈交友中,越来越多的人设立金钱门槛,没有钱似乎寸步难行”的现状。

字母圈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今天我们来聊一点更深入的,聊一聊BDSM交友的现状为何变成了这样,以及这样的改变究竟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所谓“积极与否”是指这样的“向钱看”是否提高了BDSM交友的成功率和质量,是否让大家能更容易的找到自己的partner。

最近在看杰里米·边沁的“功利主义”,他的许多哲学观点将复杂和空洞的概念简化,我觉得特别适合拿来作为看待这个问题的新视角。

字母圈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在边沁的“古典功利主义”中,他认为人这个物种其实非常简单,干任何事情的驱动力只有两个——痛苦和快乐。

痛苦是坏的,快乐是好的,因此人类做事的动机就是避免导致痛苦的行为,追求可以带来快乐的行为。

字母圈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大自然将人类置于痛苦和快乐这两个至高无上的主人的统治之下。只有他们才能指出我们应该做什么,并决定我们应该做什么。一方面是对与错的标准,另一方面是因果链。它们支配着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所说的一切,以及我们所想的一切……

——Bentham, Jeremy

所以代入到我们的BDSM交友中,找到一起玩乐的partner肯定是快乐的,越快找到,越不费精力地找到,就越快乐;反之,找不到肯定是痛苦的,其过程中被骚扰,被骗云云,那就是苦上加苦。

然后我们来审视这个模型,我们会发现有意思的事情——在这个模型中,人们越想达成自己的快乐,就越容易造成别人的痛苦。

字母圈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因为大家都不了解对方,又都想追求最大的快乐——即最快最不费力地找到自己的partner,所以对寻找者来讲,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秀肌肉”,像动物吸引配偶一样,朝对方快速地展现自己的优势。

例如,A觉得自己生殖器很大,床上功夫很行,所以遇人就发自己的生殖器照片;

再例如,B觉得自己财力雄厚,因此遇人就发自己的银行卡余额、手表、车钥匙照片;

再再例如,C觉得自己很有文学天赋,因此看到人就即兴赋诗一首,然后发过去;

字母圈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然而对于接收者来说,这很可能是一种“痛苦”,因为有的人不在乎钱,有的人不喜欢大**,每天审视这些信息拖慢了自己找到partner的进度,增加了自己的时间成本;但ABC们不在乎别人的痛苦,他们只在乎尽可能多的发出信息,然后等待爱好自己特质的人主动投怀就行。

所以我们看到边沁的“古典功利主义”理论中出现了第一个问题——虽然人人都追求快乐,但实际中,一个个体的快乐,却可能是另一个个体的痛苦。

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牺牲一部分人吗?边沁认为,应该把ABCD……这些成员看作是一个社群,然后去计算成员们的痛苦和快乐的总和,如果一个行为使得社群快乐的总和大于痛苦的总和,那么这个行为就是正面积极的。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哈佛的“正义”公开课里讲到的“皮筏艇”案例:一个皮筏艇上坐了6个人,但是由于超重,皮筏艇正在慢慢下沉,这时大家决定随机抽签扔一个人下去,大家觉得这个决定好吗?

按照边沁的“功利主义”,这个决定是好的,因为五个人的快乐>一个人的痛苦,所以用一人痛苦就能换回五人快乐是完全值得的。(这其中包含的另一个哲学问题是“生命的价值能否简单用数字做比较?”,在此不做展开,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哈佛公开课《justice》,B站就有。)

字母圈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回到BDSM交友上来,假设一个BDSM交友社区制定了一个规则,要求交友的人必须置顶一条详细的自我介绍,包括自己的BDSM偏好,自己的BDSM经历,对于partner的要求等等,按照边沁的理论,大家觉得这个规则是好的吗?

当然是好的,虽然它给每个人预先增加了一些“痛苦”——得认真思考自己对于BDSM的理解和期望,得详细地写一份自己的自我介绍了;但它给社群的所有人都增加了更多的“快乐”——对于任何一个交友者,读完ta的自我介绍便可以大致了解其是否是自己想要找的人,无形之中节约了大量的时间成本。

但我们会发现不遵守规则的人,ta就是喜欢发生殖器照片,喜欢骚扰,喜欢发“小姐姐看看批,看看腿”,为什么?为什么ta就是不遵循边沁的理论?

字母圈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到这里,我们会发现边沁的“功利主义”中存在第二个问题——快乐分等级吗?当下的快乐和以后的快乐,哪个更快乐?

很显然地,承担一点痛苦,认真写自我介绍,尊重礼貌地互相了解,时间上一点一点的磨合,是为了以后成为partner后的快乐;而“看看批看看腿”,“交2000块钱当一晚上的nu/主人”,是急不可待的当下的快乐。

字母圈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这两种快乐哪个更吸引人?

毫无疑问,追求“当下快乐”的人的行为是会对追求“长远快乐”的人造成痛苦的,自己明明想找个长久的BDSM partner,但天天被人骚扰,恨不得今天晚上就得睡在一起,这谁遭得住啊。

但是按照边沁的“功利主义”,如果BDSM交友社群里包含ABCDE五个人,只要追求“当下快乐”的人达到或超过3个,那么剩下两个追求“长远快乐”的人的诉求是可以被忽略的。

3>2嘛,从社群整体来看,它的快乐值依旧还是增加的。

字母圈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这就是我们的BDSM社群当下正在发生的事,追求“当下快乐”的人越来越多,而追求“长远快乐”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迁就。

这也是边沁的“功利主义”最被诟病的一点——“稻草人效应”,即“为了群体的利益可以牺牲少数无辜者的利益”,把所有社群内的个体都想象成了莫得感情的“稻草人”。

很功利,很有效,但是不“正义”。

有人会问,瞧你说的,我就是拜金,就是肤浅,就是喜欢当下的快乐,难道追求“当下的快乐”就有错吗?

字母圈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追求怎么样的快乐是人的自由,当然没有错,问题在于是否影响到了别人,给另一部分人的快乐造成了痛苦。

例如刷短视频,全程不用思考,呵呵乐就完事了,这显然是“当下的快乐”;而读书,需要慢慢啃,慢慢思辨,读完之后才会获得知识和成就感,这是“长远的快乐”;但好在它们互不干涉,想读书的人可以去读书,想刷短视频的人就去刷短视频,在这种情况下快乐当然没有好坏之分。

字母圈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但BDSM交友的现状并非如此,追逐“当下快乐”的快餐化环境已经影响到了追求“长远快乐”的人。

认真写了自我介绍,认真读了ta的自我介绍,想和对方交心聊聊,结果对方上来就是“约吗?我今晚就能坐高铁去你那开房”,你痛苦吗?

认真地打开自己私信列表里的小红点,觉得里面的新信息一定是看完自己的介绍觉得合适才来的;结果要么是“约么?”“睡么?”,要么是“小姐姐你多大?”“小姐姐你自慰的时候在想什么?”你痛苦吗?

字母圈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边沁的学生密尔,还有一位英国的哲学家波普尔(Karl Popper)发现了“古典功利主义”中的这一bug,然后从理论上做出了修正。

他们认为,当一个社群中的多种“快乐”开始产生冲突的时候,社群便不应该再去追求“最大的快乐”,这样只会导致压迫和独裁,这时应该转头去追求“最小的痛苦”,被称为“消极功利主义”。

字母圈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Karl Popper

还拿刚刚的“皮筏艇”来举例,波普尔认为,你们6个人决定把一个人扔下去,可以,没问题,但得给那个人补偿,以减少ta的痛苦;比如,把ta安乐死之后再扔下去,减少溺水的痛苦;再比如,承诺每人出一笔钱给ta的家人,减少ta和大家的心理负担等等;总之就是追求这个6人系统内的“最小的痛苦”。(这里又涉及到一个哲学问题,就是生命能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问题,感兴趣的读者还是可以去看哈佛公开课《justice》)

而我在上周推送结尾呼吁的,也正是希望快餐化的环境里能给追求“长远快乐”的S和M们一点赢的机会,能减少一点他们的痛苦,不要让女生打开私信列表全是“约吗?”“睡吗?”,也不要让男生收到回复都是“门槛费288,交了再聊天”。

最好的解是有一种方法,可以把追求“当下快乐”的交友者和“长远快乐”的交友者分开,让他们像“读书”与“刷短视频”那般互不干扰,自行选择。

但是,谁来做呢?谁来制定这样的规则呢?毕竟,敢触碰这个群体的交友平台,早已经死伤的死伤,转型的转型,谁还会为了这个群体去从底层逻辑上慢慢优化呢?

无人知晓。

– 完 –

参考资料:

[1] Schofield P . Jeremy Bentham, the Principle of Utility, andLegal Positivism[J]. Current Legal Problems, 2004, 56(1).

[2]龚群.对以边沁、密尔为代表的功利主义的分析批判[J]. 伦理学研究,2003, 000(004):57-65.

赞(13)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萌 » 字母圈现状:一人交友,十人痛苦

点击 ➡️ 加入思萌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思萌字母圈  

评论 2

  1. #1

    抢个沙发,写的这么好竟然没有人评论吗哈哈哈…反正我是半退圈了已经

    匿名4个月前 (08-14)回复
  2. #2

    写的很好,很用心的作者,感谢

    匿名3个月前 (08-15)回复

思萌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