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
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

别人是“调教”女王,我是“卖袜”女王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别人是“调教”女王,我是“卖袜”女王

口述:艾丽斯

作者:Josie

编辑:48号

曾经在许多个晚上我都在想,大家最初是如何剥开层层的迷雾,小心翼翼地走进BDSM里的呢?

如果有机会一个一个故事地去看,想必也都会是蜿蜒曲折的风景吧。

比如我,第一次接触到BDSM,是有人想买我的袜子。

一、我误打误撞地进入了虐恋社群

上大学时,因为兼职当礼仪的缘故,我买了人生中的第一双高跟鞋,一双非常朴素的、为了搭配礼仪服装的黑色高跟鞋。

由于每天要穿着它在兼职的商场里站8个小时,回宿舍的时候腿都肿的像个萝卜。

字母圈别人是“调教”女王,我是“卖袜”女王

好不容易找到当时培训的照片

干了三天,报酬是600元,对于大学生来讲还不错,为了纪念这个收入不错但痛苦的兼职,我拍了一张自己肿肿的腿穿着高跟鞋的照片,发在了微博里。

但没成想到了晚上快睡觉时,突然收到一条私信,内容直接击穿了我的底线——一个顶着鱼头像的人问我,“你穿高跟鞋真好看,我能不能舔你的脚或者高跟鞋?”

舔……我的鞋?

瞬间,一幅肮脏的、恶心的画面在我脑海里展开,我差点吐出来。像富士山直接在我的心口爆发,岩浆顺着血管流到我的手上,我用我能想到的最恶劣的脏话回击了他——然后拉黑。

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似乎不知是被谁转发了,越来越多的类似私信接踵而至。

“你的脚好美,我可以被你穿着高跟鞋踩踏吗?”

“高跟鞋+丝袜,好美,请问这双袜子穿了多久?可以卖给我吗?”

看着充斥着污言秽语的私信列表,我真的气到有点发笑,从小到大没什么人夸过我美,但谁能想到,第一次被夸美竟然是此等情景,居然是有人对着我站了一天水肿的腿做尽下流的幻想,我也是没了心气,干脆跟其中一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为什么要买我的袜子?穿过的袜子有什么用?”我问他。

“穿过的袜子会留有你的味道,而我喜欢那种味道。”他直言不讳。

看到这句话,一个猥琐大叔s扰女性的画面跃然于脑海,一股恶心劲又涌上来,我反问他,“你见过我吗?就喜欢我的味道?我穿过的袜子是臭的,在你眼里我的味道就是臭的?”

在想拉黑他的瞬间,一条回复蹦了出来,“求求别删我,我没有恶意,真的是很诚心地想买,您对我说话的语气,好像一个女王,我可以这么称呼您吗?”

拉黑的念头动摇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他低三下四、毕恭毕敬的样子很可怜,令人恶心的那种可怜——像一条浅滩里已经开始腐烂发臭,却又瞪着眼睛在等死的鱼。

我一边反胃一边跟他说,“算了,微博我要删了,袜子没啥用,送你了,自己出邮费,另外别再和我说那些恶心的话了。”

心理底线被一次次击穿后,我赶紧去卫生间洗了个脸,冷水在皮肤上流过,像西伯利亚的风,好不容易吹走了那份灼人的不安感。

回到手机旁,发现一条新留言“谢谢女王,女王虽然觉得穿过的袜子不算什么,但在我眼里可是无比高贵的东西。”

以及,一笔打赏——600元。完全等值于我辛辛苦苦站了3天才获得的报酬。

我眨巴着眼睛,对着手机屏幕愣了很久,酸胀的小腿还在隐隐作痛,看了看扔在一旁的袜子,突然觉得自己看不懂这个世界。

二、天生的女王

那天晚上,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我想不通自己穿过的袜子怎么会这么值钱?我又把手机翻出来问他,“你到底要拿我的袜子干什么?一五一十地告诉我,这是我的袜子,我有知情权。”

他竟也没睡,很快回复我,“我会将女王的袜子贴在脸上,想象被您踩在脚下的感觉,或者想象您命令我为您舔脚,我则讨好地伸出舌头……”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却没有很强烈的恶心感,我把这段文字看了很多遍,甚至觉得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正在编织着某种幻想,直到我的大脑告诉我——别看了!快睡觉!

意识逐渐变得模糊,不知过了多久,我似乎飘到了一片草地,绿油油的草地上跪满了人,全都看不清长相,我走了一步,自己的高跟鞋踩出“咚咚咚”的声响,那些跪着的人闻声而来,我吓得够呛,慌忙间伸出脚踢倒一个,但那人却并不痛苦,反而变成了粉红色,满脸幸福地消失,其他人看到此景,纷纷虔诚地祷告,希望下一个被踢到的可以是自己……

迷迷糊糊间醒来,头顶上的风扇还在呼呼地转,像是一个隐秘的使者,注视着我的喘息和满脸汗珠。

我把手伸进两腿间,却摸到一片粘腻。

我烦躁地翻出手机来问他,“你说的女王、臣服什么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第二天天亮时他终于回复了消息,我非常清楚地记得,我几乎是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等到了天亮。

他说,“那些吗?是BDSM,你是S,我是M。”

三、发现新世界

顺着他给出的信息,我去网络上检索了一圈,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我问他,所有的袜子都能卖这么贵吗?他说,一般的卖不了这么贵,但因为自己是m,所以愿意多花一点钱买女S的。

他又说,“刚和您聊天时,一听您的语气,就知道您是S,可能您自己都没意识到,但我能感觉出来,这是本能的嗅觉。”

我这才惊讶地发现,自己似乎都不那么了解自己。

过了几天,我的袜子寄到了他的地址。他发来一张手捧着我袜子的照片,问我可不可以X在上面。

一瞬间,恶心感又泛上来,像四面八方都起了浪涛,我手指呼啸着质问他,“不能!你不是说它对你来说是珍贵的东西?”

他回答,“是。”

“那你怎么敢对我讲这种话?我都不认识你,你怎么敢去做这种侮辱它的事?我想到了就觉得恶心,你以为有钱了不起吗?你现在就把它扔了!我把钱退给你!”我的手指快速敲击键盘,浪涛推着我,我感到自己在爆裂。

他吓的连连道歉,表示之前他问别人买了都会这么做,已经忘了这可能对我会是种冒犯,他低三下四地求我原谅。

但我的愤怒却变得更高昂。我几乎是在用怒吼的速度打字,“别人是别人,我是我,别人的可以,但我的不行!我的东西得守我的规矩!因为我和别人不一样!听懂了吗?”

“是,我错了。”他唯唯诺诺。

“大声点!用语音讲给我听!”我的浪涛快要变成海啸。

“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轻视您的任何东西!您的无用之物在我这里也是神圣不可冒犯的!”一段甘甜的、颤抖的语音顺着听筒传了出来。

我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心中的浪涛才平息。

平息了之后我才想到,虽然是我的东西,但他毕竟付了钱,付了钱,那应该算是他的东西了,我理应无权干涉他怎么使用。如果我不喜欢,那我应该不卖,这样卖了却又横加干涉的行为,似乎是太不地道了。

我赶紧向他表达了自己的歉意。但出人意料的,他非但没有不开心,反而意味深长地对我说:

“我没看错,您是一位天生的女王。”

我是吗?我看着窗外的云朵问自己。但不可否认的是,当心中的波涛四起恣意倾泻时,当有人仰视着我瑟瑟发抖时,我感觉真的好爽。

啊,我懂了,客气和礼貌才同样也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也正是我的霸道的命令。

我打开手机,故作冰冷地回复他,“你喜欢被命令吗?那你听好,以后只许买我的袜子了。”

他开心地连声回复,好的好的。

四、奇怪的启蒙

当然,这是一句不可能完成的flag。令人沮丧的是,他很快就失去了音讯,什么也没有留下。我猜测他应当是又看上了别的小姐姐。

唯一留下的,大概是对我的启蒙。

别人的BDSM启蒙可能是看小说,或者调教,而我的启蒙,却是从卖掉自己的袜子开始的。

一个挺够味儿的启蒙,哈哈哈哈。

现在我早就有过了好几任小m,分分合合,有快乐也有疲惫,偶尔还遇到咨询问我买袜子的,我也会去聊上几句,不是真的想卖,纯属怀旧。

字母圈别人是“调教”女王,我是“卖袜”女王

也常常遇到这种s扰

 

但无论如何,已经找不回当时彻夜难眠,心跳的咚咚作响,像要把整个夏天吞吐进脉搏的汹涌心境。

也再不会翻江倒海般,把自己的所有情绪倒给别人。工作中,生活中,无论如何,都告诉自己尽量保持高冷的气场,这可能就是成长吧。

谁让我是天生的女王。

– 完 –

赞(1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别人是“调教”女王,我是“卖袜”女王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1

  1. #1

    匿名4周前 (08-25)回复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