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
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

那些字母圈教我的事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那些主动的、被动的渴望--背后的那些事情。
起初,入圈,或是接触BDSM的一开始,是因为我有主动上的欲望的,那个欲望是极度高压的上位姿态。

喜欢被服务、喜欢标记对方、喜欢各种与性相关或无关的权力。包含感官的、规范的、羞辱的、占有的、物化的。 这样讲可能很政治不正确,我喜欢对方不是自己的,是我的。

但我是我自己的。

对我来说,使用所有你拥有的权力并不是获得权力的前提,你可以,也可以不才是。
换句话说,其实就是不想妥协而已。

这一种不想妥协贯彻在我生命里,大部分的事情。 我只想要适合,不要磨合;甚者,我不需要配合或迎合。
因为我也不打算配合或迎合别人。 所有我真心实意的相遇,只是因为我想。

活成这样,说真的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什么时候确定自己有BDSM上的欲望,我想是让第一个对象gui下的时候吧; 直觉的生理反应,加上彷若动画里解锁画面一样,闪过有一回毫不犹豫赏情人一巴掌的自己。

嗯,我想,我真的是个自我中心的人。
在那以前,觉得自己只是比较有主见 (欸

昨天花了一点时间看完《情绪阴影》。
除了情绪,欲望也扎扎实实的反应,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回溯起童年时期的经验,说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使用暴力的父亲,委屈求全的母亲,大概是这样一个常见的剧本。

在耳边炸裂的烟灰缸,堵在门口回不了家的怪手,夜半睡在外头的飘泊,现在些或许都得到了处理。

只是那种无力感堆叠成了自己的要强。
要强的背后,是对自己看到车窗外母亲被打的时候的那种无力感,是还没长大的那种无力感,是深深厌恶无能为力的自己,跟妥协委屈的母亲。

我不想成为像父亲那样使用暴力的人;亦不愿成为像母亲那样,受尽委屈的模样。

我的人生,我自己决定;是非好坏,我一力承担。
我选择爱我自己,就算失去了全世界,我还是拥有自己。

另一方面,也阅读、学习、思考,我想成为可以为自己提供一切解答的人。

这大概是 “女王” 性格的起点,背后是对“公主” 的厌恶,厌恶那个柔弱、需要被保护的样子。

也是后来才发觉,在被动上的那种渴望吧。无关SM,更不是香草性爱,那种摘去欲望与侵略性的亲昵,让人感到很安心,可以悄悄地,把心里的公主放出来休息。

但,我就不是公主呀。 表现得再柔软,还是一个整组坏掉的女王 (笑)

我只想恣意而为,也只会恣意而为。
那怕我让了,那也只是因为我想而已,所以对我来说,那也不是让。

我能接下自己的全部,我想靠近的,不是野生的,是倚着意志前行的模样。

注:女王与公主原型收录在《情绪阴影》56个原型人物当中,是作者从Caroline Myss的原型卡发展出来。书里使用的女皇原型和本文不完全相同,强调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套作者的话:“女皇原型本身,就掺杂了女王和皇后双重意涵的矛盾。”

赞(14)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那些字母圈教我的事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